葡京集团官方网站

传统漆画与现代漆画的比较,艺术与技术的完美结合最具中国传统特色的古老画种

五月 28th, 2019  |  新普京集团3522

漆画至今已有七千多年的历史,是最具中国传统特色的古老画种。现代漆画在中国传统漆文化的基础上与现代文化结合,展现出了其特有的材质之美和艺术内涵之美。“不过,由于化学漆的滥用,目前国内真正懂大漆的人几乎没有了,这个艺术门类需要更多人关注,不然可能会面临失传的危机。”这是著名漆画家徐进的担忧。

我国的传统漆画,具有悠久的历史,而现代漆画则是在中国传统漆画的基础上,经过不断变革和创新,集传统漆艺与现代理念于一体的新兴画种。

作者:陈文灿
1974年以来历任福建省工艺美术学校副校长、校长兼党委书记、,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常务副院长兼党委书记
。长期从事工艺美术教育。现为教授、中国美协漆画艺委会秘书长。多篇论文发表在全国重要刊物;作品《窗》入选第九届全
国美展;2003年《窗》入选《福建漆画展》赴法国参加《中国文化年》展出;《大迁陡》入选全国漆画展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巨幅漆画《武夷之春》等作品陈列在北京大会堂福建厅、福建省政府接待厅、厦门市外贸大厦、新加坡国际会展中心、香港中银大厦、福建省政协大厦、香港特首办公窒、澳门特首办公室等都悬挂陈文灿先生创作的漆艺术壁画。

艺术与技术的完美结合

传统的漆画是指古代漆器上彩绘.它有着深秀、神秘、含蓄的个性。中国传统漆画的历史,远可上朔到奴隶社会,浙江余姚出土的红漆髹涂木碗,距今已有七千多年历史。传统漆画在战国时期已达到了较高的水平,从河南信阳、安徽寿县、湖南长沙等地出土的战国时期文物便可窥出一斑。

一、中国漆画以崭新的面貌迈进新的世纪

漆画是一种漆液调和各种不同的矿物颜料描绘在漆板上,并使用打磨等方式令其色彩逐渐呈现层次感和晶莹感的画种。漆画之美在于诸多天然材料的运用,以及笔绘、刀刻、镶嵌等多种技法的处理,旨在追求材料与技巧、漆性与画意的结合。

然而这一时期的漆画,大多依附于日用器皿,而非独立意义上的漆画。魏晋南北朝,由于陶瓷器皿的异军突起,使本来在日用器皿中占主导地位的漆器受到了冲击,但也正是这一器皿的变革,使漆画从实用功利的地位逐渐向装饰功能转化,并诞生了我国第一部漆工艺专著《髹漆录》为我国传统漆画奠定了基础。

在中国诸种传统艺术门类中,漆画的发展似乎是最快的。应该承认,古代漆画与现代漆画是有区别的,其中多种漆饰手法的综合应用,尤其是在越南磨漆画的刺激和推动下,中国的磨漆画使漆画这一古老的艺术焕发出从未有过的异彩。首先,从材料上讲,以大漆为主,近年来有人把腰果漆、聚胺脂、硝丛漆等引进了漆画,再配以金箔、银箔、蛋壳、螺钿、牛角、骨片、石片、玉片、金属片等;从制作手段上讲,绘、洒、贴、嵌、刻、磨、填、罩、堆、喷、划、晕染、皱、拍等,可谓不择手段。而它的最后一道工序——磨,更使画面精美绝伦。中国的现代漆画,广泛地运用漆艺技术的一切成果,有山西的“擦色”彩绘点螺银嵌、四川的雕填平磨、北京的雕漆画、扬州的螺钿镶嵌等,而不仅仅限于磨漆画的范围。第九届全国美展,有22个省、市121幅漆画作品入选。其中福建、江苏、江西、北京的成绩最为突出。

“与国画、油画相比,漆画的创作周期长,对技术要求高,其难度主要是对天然材料的掌控。我们知道油画或水彩的颜料能够调和出很多色彩,而漆画的色泽比较单一,颜料本身也很黏稠,处理得太厚会起皱。此外大漆由湿变干的过程会逐渐变色,这就要求画家要控制好变色的程度,前提是对材料的认识比较深入,能够驾轻就熟。此外,漆画的表现技法丰富,彩绘、镶嵌、磨绘、刻填、堆塑等,一招一式都很讲究,熟练掌握的难度较大。不过从保存的角度来说,大漆材料有防火防水的优点。”徐进说。

现代漆画作为一种新兴画种,还是近几十年的事,上世纪初日本漆画对我国的影响,上世纪六十年代越南磨漆画的来华展览,及西方现代绘画对我国美术界的冲击,激发了我国不少有志于漆画研究的工艺美术家,美术家开始在漆画领域里进行兼收并蓄,继承开发的探索,试图以传统髹漆工艺与现代科技相结合的表现手段,来创造适合于现实生活的新兴画种——现代漆画由此而生。20世纪80年代初的“江西—福建漆画联展”以及“天津铝板漆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其中江西漆画由于画家们的参与,以“画”为主旨的创作面貌,令美术界耳目一新,漆画因此而从全国第六届美展开始,被作为绘画种类列入了各届全国美展中,成为了漆画真正定位于绘画样式发展的里程碑。

作为一门造型艺术,漆画所具的造型手段,超过了任何画种,它有与工笔重彩媲美的彩绘,有类似马赛克镶嵌的嵌漆,与版画相同的明快疏朗,有国画的精致典雅等等,而且保存和收藏,陈列的抗损能力则超过了任何画种。

由于漆画比较强调材质和工艺,所以也受到材质、技艺、制作等方面的制约,使其在表现力和艺术性上存在不足,不能表达出广博的精神和深厚的题材,同时也制约了漆画的创作和创新。

如果说,传统漆画注重于髹漆技艺的表现,那么现代漆画除了继承这一优良传统之外,更注重于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结合,题材的内容更具广泛性,更善于利用和发掘材质美技艺美,更注重漆艺领域的开拓探索性。因而中国现代漆画是中国传统漆艺在新时期的发扬广大。

一批有良好的绘画技巧,熟悉和掌握漆饰技艺的中青年画家正在成熟。现代漆画在继承传统髹漆艺术的基础上,以崭新的面貌,迈进新的世纪。

“没有哪一个画种是绝对完美的,过去也一直有人质疑水墨的表现力脆弱。”对于漆画艺术局限性的争议,徐进说,“漆画艺术作为视觉艺术,其强烈的材质美、技艺美,能够与现代意识产生极大的相通及契合,艺术家的语言也更具现代感。漆画家只有掌握和熟悉漆画的特点,对材料的运用游刃有余,将工艺与艺术结合,将现代思维、意识与传统质材中最能和现代艺术结合的部分融合,再加上创新,才能使漆画成为独一无二的艺术形式。”

长期以来,中国传统漆画一直徘徊停滞不前,这一方面由于长期封建社会所形成的传统理念,另一方面由于原材料及工艺手段的制约,造成了中国传统漆画在很大程度上依附于宫廷艺术而为少数统治者服务,漆画作品的内容单调乏一,局限于花卉、鱼虫、仕女、龙风的描摹,艺术风格繁缛浮华,仅适合于作为宫廷艺术藏品和少数达官贵人的家庭奢饰品。

四川的沈福文先生,研究漆艺几十年,率先把漆艺纳入大学教育体系,创立了漆艺专业,培养了大批漆画的高级人才。他的学生王和举来到福建,在福建这个中国漆器的主产地,悉心研究,与吴川先生一起开拓了福建漆画艺术的新局面。

标签:,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