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集团官方网站

由范迪安主编,清代书画流派的风格特点

五月 29th, 2019  |  新普京集团3522

图片 1

图片 2

  清代初期的书法是在明代书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虽有所变化,但不很显著。整个清代有许多人学习董其昌的书法,如沈荃、张照、陈希祖及近代吴永等人。王铎的书法工力很深,楷书、行书、草书都很成熟,很有气魄,自成风格,尤其擅长临王羲之的草书帖。

《黄慎全集》

黄慎

  清代初期的书法是在明代书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虽有所变化,但不很显著。整个清代有许多人学习董其昌的书法,如沈荃、张照、陈希祖及近代吴永等人。王铎的书法工力很深,楷书、行书、草书都很成熟,很有气魄,自成风格,尤其擅长临王羲之的草书帖。傅山的书法技能全面,楷、行、篆、隶、草都能写。他的字册或字卷往往是楷、行、草、隶兼而有之,这是他个人的习惯写法。

出版社:福建美术出版社

图片 3

  因受科举制度的影响,清代的“馆阁体”书法被写得横平竖直,规规矩矩。王际华、汪由敦等人是清代写这种书体的典型人物。

作者:黄慎

图片 4

  清代中期,邓石如、黄小松等人喜欢写古篆,提倡写碑。清代中后期,写篆书的有钱坫、洪亮吉、孙星衍等人,写隶书的有阮元、钱泳等人,写行书、楷书的
有包世臣、吴熙载等人。

编著:范迪安

王来文

  清代初期的绘画,有一部分画家是在明代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虽然也有些变化,但变化不大。被称为清初六大家的“四王吴恽”(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吴历、恽寿平)都是山水画家,只有恽寿平后来改画花卉,而且画得很成功,其他五人都是专画山水的,并且都是模仿古人而变化较少,但在笔墨技巧上却都很成功。他们虽都是仿古,每个人都有独特的风格。

开本: 8

王来文,1968年生,福建漳浦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福建省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福建省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厦门大学兼职教授,长期担任全国美术大展的组委会委员、评委、福建省美术大展的评委会总召集人、福建省政府百花文艺奖总评委等职。毕业于福建师大美术学院,教育部首届中国画博士课程班进修。

  “金陵八家”在他们的画幅上,山顶山坡多半被画得比较伸张,似乎象一把撑开的伞,泥古的因素较少。“金陵八家”中,如樊圻、高岑、邹?叶欣、吴宏的风格,有某些相近之处。“金陵八家”之一龚贤的风格就与其他几个人完全不同,他善于用墨,墨分深浅,浓淡、干湿,墨色重重,多而不乱。到老年时,他才有少数设色画。

出版时间:2012.01

图片 5

  “清代四僧”的绘画并不完全摹古而是有所创新的。石?的山水画喜用秃笔,干笔皴擦,用湿笔创作的画是很少的,这是他的特殊面貌。弘仁的山水画有墨笔和青绿设色两种,是仿元代倪瓒的,就连题款的字体也仿倪瓒。他所画的题材多为黄山风景,也有少数梅竹花卉。朱耷水墨写意以花画居多,也有少数山水画,所作都不是固守陈法而有他自己的新创造,形成了他个人的特殊风格。石涛绘画题材广泛,山水、人物、花卉都能画,他不守旧的传统画法,具有创新精神。

印次: 2012年3月第一次

亦工亦放一一品读黄慎

  清初王翚自二十六岁至八十六岁都有作品,而且大多数有年款,他早期、中期、晚期的作品风格不同,落款字体不同,使用印章不同,还有临摹与创作的不同。

ISBN: 978-7-5393-2656-6

文︱王来文

  清代中期雍正、乾隆时期的绘画,有两个大的系统,宫廷院画“如意馆”系统和扬州画派系统。

定价: RMB 2500.00

黄慎,福建宁化人,号瘿瓢山人,亦称瘿瓢、瘿瓢子。是清中期“扬州八怪”之一。

  宫廷“如意馆”系统的院画,山水、人物、花卉、走兽、虫鱼等各种画科都有,画家也很多。焦秉贞的人物画,精工细润,渗以西洋画的色彩特点。唐岱的山水画别具风格。蒋廷锡的花卉画,有工整和写意两种风格丁观鹏的佛道人物画。郎世宁绘画题材广泛、花卉、走兽、肖像各科均有,采用西洋画法与中国画传统技法相结合的方法。宫廷“如意馆”绘画大都工整细密,富于装饰性。有几个人的绘画风格就差不多,分辨不出他们个人的特点来。

序 言

接触到黄慎作品是较早的,但具体时间无从记起了。但记得第一次接触原作即受到震撼而久久无法忘怀,是在多年前,在北京故宫看到馆藏作品《漱石捧砚图轴》,那讲究的章法,精心的构图安排,那半工半写纯熟谙练的线条,那形神飞动的人物造型,那画面透出的世俗人性的亲切,亲切中含有淡淡幽雅的文人气息,皆着实让人眷恋。至此以后,对黄慎作品的揣摩和研究上心了几分。这些年,在台北故宫、在北京、上海、省博物馆等地拜读不少黄慎的原作。蒙厚爱,曾专程欣赏了其故地宁化博物馆馆藏的黄慎佳作。前些年,承省美术出版社抬爱,应卢为峰兄之邀,担任《黄慎全集》画册的编辑工作,更是得以全面的拜读领略黄慎留世佳作的风采,掩卷之余,更是增添不少敬佩。

  “如意馆”绘画的落款形式是:“卧某某奉?恭画”等等,大多为这样的格式,变化是不大的。

闽山苍苍,闽水泱泱,集山水之灵的“八闽”大地自古人文荟萃。福建虽处较为偏远的东南,却有着背山面海的独特地理环境,连绵的群山滋养着福建人崇文尚德的谦谦情怀,浩瀚的海洋赋予福建人敢于冒险、勇于拼搏的外拓精神。由于古代中原文化的多次入闽,在历史发展中得以很好的保存与积淀,更是形成了内聚而古朴的文化传统,这一“外”一“内”的文化张力造就了独具特色的福建地域人文景观,融包容性与多样性为一体,这种文化性格也明显地体现在闽地古代绘画的发展中。

图片 6

  自嘉庆以后,宫廷画的风格、技法逐渭低落,很少有新的进展。

自两宋起,惠崇、陈容、郑思肖三位闽籍画家各擅胜场,成为具有全国性影响的文人画大家;至明清两季,闽地画家更是呈群体性崛起,明代宫廷画家中占籍为闽者近二十余人,一时蔚为壮观;清代鬻画扬州的闽籍画家有上官周、华嵒、黄慎等数人,与扬州画家群体共开一代新风。这其中,出生于宁化的黄慎无论是艺术经历、绘画风格、审美追求等都体现出福建文化的孕育和影响,而他也将这种潜在的文化因子发散与弘扬,最终成为“怪而不怪,艺传百代”的一代绘画大师。

清代 黄慎 韩魏公簪金带围图

  所谓的扬州画家,并不只是扬州一处,其它地区画家也相当多。年?的花乌画生动活泼,他所画的鸟,不是在飞就是即将降落,很少有栖息不动的。金农是个金石家,他直到四、五十岁时才开始搞绘画,他的绘画作品少数是自己画的,很多是别人代笔画的,落款是他自己写的,代笔画中尤以罗聘为最多。所以金农的绘画作品的风格是多种多样的。汪士慎的梅花及各种花卉,多数是墨笔画,也有少数淡设色的。黄慎的写意花鸟人物,早年较细,晚年是粗笔,大多数是淡设色的。李?的化卉虫鱼,墨笔和作色兼备。李方膺的梅兰竹石多是墨笔,很少有作色画。郑燮的竹石兰花,有画山石很少点苔的特点。高翔的山水花卉,不同于其他人的画法,独具个人的风格。罗聘绘画题材广泛,山水、人物、花鸟均有,技法熟练,在扬州画家中是比较成功的。

黄慎的一生突出地体现了中国画家的践行方式,以“行万里路”的精神成就了自己的艺术,就其游历生涯和艺术经历而言,诚可谓是“蛟龙出闽”。其足迹最初仅限于邻县建宁,奉母之命拜师学习写真之法。33岁始,黄慎开始了自己的壮游,从福建的建宁、长汀北上,经江西的瑞金、赣州、南昌等地,再入广东的曲江、南海、增城,直到苏州、杭州、南京,千里盘桓,以书画谋生会友,眼界大开。38岁时,定寓扬州,往来南京、镇江、仪征、淮安、海州等地,除鬻画之外,游山观景,遍访名迹,先后交游者不仅有诗画之友,还有达官贵人,其画艺也精进成熟,全面拓展,“名噪大江南北”。49岁到64岁间,黄慎大有“五湖看尽,归去青山”的感慨,携家奉母回到家乡宁化,期间又先后出游长汀、连城、永安、沙县、南平、福州、建阳、崇安、古田、龙岩、南安、泉州、厦门等地,足迹几乎遍及整个闽地,在家乡各地影响甚巨。其母去世后,习惯了东奔西走、四处游历生活的黄慎于1751年再次来到阔别15年之久的扬州,诗画之名更甚,新朋旧友,相互酬唱,好不欢娱。也许是出于“落叶归根”的考虑,71岁时,黄慎结束了远游的漂泊生活,回到家乡,终老于此,享年高寿八十有四。

126cm × 65cm 1732年

  清代末期,上海画派兴起,改变了嘉道时期以来画坛萎靡不振的现象。虚谷和尚的绘画作品,用笔用墨和设色都别开生面,常用干笔侧锋,用墨浓淡交融,墨色结合(或色与色结合),混成一体,不同于一般的画法,落款字体也很特殊。被称为“四任”的任熊、任薰、任颐、任预对山水、花鸟、人物等各种画科,都有新的发展,题材新颖,色彩鲜艳。从笔墨技巧来看,他们都在传统基础上推陈出新。

黄慎“两出两归”的人生经历不仅与闽地文化传统相暗合,而且铸造了其艺术的基本性格和内在张力,他在游历中完成了由民间肖像画师向具有很高文人素养和情致的职业画家的转变,同时成为时代艺术风尚的引领者。其绘画创作融平民气质与文人意趣为一体,将写形与写意高度结合,敦厚纯朴的情感与纵横排奡、气象雄伟的艺术表现手法相统一,处处体现出内在的关联,而正是这种如生命般有机的学养、经验、情感与技巧的关联,使其艺术创造具有了非同寻常的力量。

黄慎的命运是坎坷的,出身贫寒之门,少年不幸失父后,更是家贫如洗,仅靠母亲拉扯成人。一生无缘官宦仕途,以鬻画为生,一介平民,布衣书生,然也无拘无束,散漫自由。黄慎也是有幸的,一幸他是“扬州八怪”中寿命最长的,是寿星,有说寿终82岁,有说86岁,虽难确切,但说明他至少活上80岁,这阳寿在那个时代是非常长寿的,似同如今百岁以上老寿星了。长寿让他有充足的时间锤炼自己艺术,直臻成熟,达到应有的高度,也有足够数量的作品流传后世,也让其生前有长足的社会影响力。人生无非二件事——生前造事,身后由人评述,黄慎有幸做到了,这是其第二幸事。他生前为“扬州八怪”之健将,不仅在扬州有盛誉,在江南有影响,在闽地更享有盛名。在其身后,其艺术、其故事,后人接连演绎、褒扬、评说,直至今日,当然也会直至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历史的长河中。

  吴俊卿是一位金石篆刻家,擅长篆隶书法,他在书法基础上专攻花卉,其它画科很少画。他的花卉用笔厚重有力,独具一格。

黄慎艺术风格的形成及其全国性影响与扬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初至扬郡,仿萧晨、韩范辈工笔人物,书法钟繇,以至模山范水,其道不行。于是,闭户三年,变楷为行,变工为写,于是稍稍有倩托者。又三年,变书为大草,变人物为泼墨大写,于是道之大行矣。盖扬俗轻佻,喜新尚奇,造门者不绝矣。”作为18世纪全国性的商业中心,扬州新兴的社会文化氛围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多种自由,而绘画作品的高度商品化也造就了流派纷呈的繁荣景象。以“扬州八怪”为代表的画家群体顺应了新兴市民阶层的好尚,十分鲜明地体现出对现实生活的关心与对世俗趣尚的认同,以“删繁就简,领异标新”为特色,引领风潮,时人目之为怪。

图片 7

  清代书画装潢形式聊了轴、卷、册外,对联这一形式很盛行。

在这样的环境中,黄慎一方面应时而变,以识时的慧眼和吐纳的胸襟卓然自成大家,但另一方面他却保持了鲜明的自身个性,一以贯之的关注平民疾苦,传达最为真切深沉的情感,并取别号“瘿瓢山人”,隐含“不材之木,无所可用,故能若是长寿”之意,自喻天然、独立,在朽木可雕、化丑为美中自我比况与激励。黄慎前后曾居扬州17年,有诗云“生平梦梦扬州路,来往空空白鹤归”,在受到扬州的整体风气的影响以及和友人相互切磋、交流的同时,留名青史,并反过来给予扬州画坛以深刻影响。

清代 黄慎 羡门论道图

  清代在书画的款式方面也有些新的变化,不论书法或绘画作品,上款称官职或其他的称呼,如某某上大人、某某中丞大人、某某老父台、某某先生雅属、某某
仁兄大人雅属、某某法家正之等等。

综观黄慎画艺,人物、花鸟、山水无所不能,无所不精,工写技能全面、表现手法多样。而其中尤以人物画成就最为卓著。正因如此,其初至扬州,“贵人多迎致之,又多以写真”,虽然其写真肖像作品传世较少,但从早期较为工致的人物画面部描绘仍可窥见一二。肖像画锤炼了黄慎观察入微、刻画传神的造型能力,为其人物画打下了坚实基础。在其传世作品中,人物画有302件之多,占整体比重很大,题材包括历史故事、民间传说、神仙佛道、文人仕女、市井人物乃至乞儿贫民等,如此广泛的内容既反映了当时社会的需求,更折射出画家的精神立场和情感趣味。他对社会下层人物和普通生活情态的表现,完全突破了传统文人绘画“逸品为高”的自娱精神。在对凡夫俗子的描绘中注入最为质朴的纯真之爱,凸显出鲜明的现实关怀和人文品性,而这也是黄慎区别于扬州画坛其他画家更注重人的观照的重要标志。这一创举不断发扬光大,影响至今,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88.2cm × 96cm 1734年

黄慎的花鸟画题材也甚为广泛,花木、草虫、禽鸟、走兽等无所不包,画法以水墨写意为主,情态生动,风格疏简,在汲取徐渭笔墨的纵横奔放和八大山人造型的洗练夸张基础上,注重表现恣肆飞动而又愉悦欢快的生命活力。与人物画和花鸟画相比,黄慎的山水画数量偏少,以往所见甚少,这次在《黄慎全集》中收录了不少山水作品,实开眼界新境。他的山水画传达了个人性情抒发的雅趣,尤其是带有纪游性质的山水册页,与画上题诗一起寄寓着游历所见所感的真情实意。《国朝书画家笔录》论其“山水宗倪黄,兼师吴仲圭法,笔意纵横排奡,气象雄伟,为时推重”,另有“简劲绝俗”和“自写一种幽僻之趣”的评语。在“可居可游”的山水境界中,黄慎展现出对大自然的亲近与热爱。

他的自然生命于80多岁时结束,但他的自然生命因艺术生命而不朽,直至今日依然旺盛、依然青春。其生前就得师友推崇,身后更得历代绘画大家的敬仰。如其师上官周称之曰:“吾门有黄生,犹右军之后有鲁公也”,以上官周当时的声望与地位,如此高的评价对黄慎扩大社会影响的作用是很大的。如其挚友郑板桥称其“画到精神飘没处,更无真相有真魂”。近代黄宾虹先生对其也是推崇有加,评其“论其画以人物为最。山水花草,亦奇古可喜”。徐悲鸿先生赞其绘画有笔歌墨舞之妙。诸多类评,使黄慎生前身后盛名流长。

谈及黄慎的绘画艺术,显然不能忽视其在诗歌与书法上的造诣。中国绘画的“诗、书、画”三绝在黄慎的艺术人生中有机而完美结合,正如友人雷鋐赞曰“然则,谓山人诗中有画也,可;字中有画也,亦可”。《蛟湖诗钞》集诗339首,另有研究者辑录佚诗218首,这些诗歌是其一生经历与感慨的另一种言说,这一言说“巉岩绝巘,烟凝霭积,总非凡境”。非凡之境中既有冲淡超脱,也有真率生动、清新自然,随情而变,隽永深厚。其书法以怀素草书为宗,“如疏影横斜,苍藤盘结”,以“破毫秃颖,化联绵不断为时断时续”,形成更加跳荡粗狂、豪宕迅疾的风格。此种书风入画,将扎实的造型与新颖的笔法相结合,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刺激和心灵震撼。

图片 8

1745年,59岁的黄慎在《花鸟人物册》首页以草书题“我心写兮”,在另一幅草书横额上又题“以写我心”。“写心”是黄慎的艺术宣言,是其主体自我意识的自信表达;在另一件《花卉图册》中他还题道“写神不写貌,写意不写形”,这里的“神”与“意”是自我主体与外在客体的和谐统一,是在形貌之上的深度追求。这一追求伴其一生,正如郑板桥所言“画到精神飘没处,更无真相有真魂”。“诗、书、画”作为黄慎精神与思想的外化形式,“心”、“神”、“意”作为黄慎艺术的文化品格,都是中国绘画传统的精华。黄慎的艺术在他生前已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他之后的中国画坛,经历了从晚清到现代的剧烈变革,中国画艺术也处在历史的大转折漩涡之中。正是由于黄慎极具个性的风格,他的艺术没有在后来的时代变迁中淹没,反而更多地激励了后世画家的创造,甚至可以说,正是黄慎思想的锋芒和语言表达的犀利,使得他的艺术穿透了晚清画坛笼罩的沉闷,一直指向现代。他在人物画上的造型样式和笔墨特征,尤其对近现代乃至当代中国画人物画产生着重大影响。我们可以从“海上画派”的人物造型中看到黄慎样式的影响,也可以从20世纪以来的许多人物画作品造型上看到黄慎的笔墨余韵。他笔线中那些刚劲的转折,勾勒的力度,以及充满张力的组织一直到今天都让人叹为观止,从中获得启发。在这个意义上,黄慎既属于传统,又属于当代。

清代 黄慎 麻姑献寿

在黄慎逝世240周年纪念之际,福建美术出版社整理出版《黄慎全集》大型艺术作品集,分门别类:人物卷计302余件,花鸟卷近250件,山水卷近153件,诗文书法89件,并影印《蛟湖诗钞》。此作品集的出版,不仅是对艺术大师黄慎的纪念,也将进一步推动福建文化艺术传统的挖掘、研究以及传承和发展,还将为整个扬州画派乃至近两百年来中国绘画“自我现代性”转型研究提供一份宝贵的个案资料与视觉文献,实为学界之盛事和幸事。

162cm × 75cm 1743年

感谢参与此项出版工作的所有同仁!

在对黄慎的推崇过程中,有感于一个人,有必要特别提到。黄慎晚年回到宁化故乡时,遇到了一位爱才且有眼光的宁化知县陈鼎。黄慎晚年落拓,依财力是无法刊印自己的诗集的,只能任由湮灭。陈鼎尽力搜集了黄慎诗作339首,编为《蛟湖诗钞》四卷,并亲自为之作序。且捐出自己的个人俸薪为黄慎刻印发行,极是难得可贵之为。遇知音陈鼎知县,这是黄慎的第三幸事。这位陈鼎知县无意间为后人保存了十分珍贵的黄慎诗作,弥足珍贵的史料,也为当地的文脉保存了一份重要的生机,当然无意间也为自己立下了传世的佳举与名声,极为可钦可敬。试想今日,未知会有哪位县委书记、县长能有陈鼎知县这样的眼光、这样的胸怀、这样的人文情怀、这样人文行为,能愿为当地重要乡贤掏出自己的工资资助,演绎一段当代的艺文佳话。

是为序。

图片 9

范迪安

清代 黄慎 陵阳子明得道图

标签:, ,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