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集团官方网站

浅谈毛笔用墨之法,书法墨韵和章法

五月 30th, 2019  |  葡京集团书法展览

笔画语言是形状面积语言(当然还有质感),结构语言是局部空间语言,墨韵是色彩语言,章法是整体空间语言。  书法是黑白空间艺术,书法家饱醮浓墨在宣纸上作书,创造一个或一组或多组由一定的笔画、线条构成,具有一定的空间形象特色,同时具有一定的笔墨韵态的汉字形象,表达艺术家情感。这里显示,书法艺术物质形式的构成,除了点线、结构二要素,还有很重要的两个方面,即墨韵和章法。  
笔画由其形状大小构成其视觉冲击力的来源,结构以其空间形式张力大小构成其艺术语言力度,墨韵以其丰富、细腻的笔墨聚留形式,构成书法艺术视觉语言的一部分。章法则以其丰富多变的整体结构形式,完成书法艺术语言的最后“组合”,使完整的作品得以形成。笔画、结构、墨韵、章法与书法的效果、视觉冲击力的关系存在这样一些变化规律。首先我们解释墨韵。  我们说墨韵是一种色彩语言,因为书法艺术物质构成的这一要素,是以墨色在特定空间、运动形式中的变化来构成其艺术语言特色的。根据古代绘画理论,墨分五色,有焦墨、渴墨、浓墨、灰墨、淡墨。书法中,绝大多数的书法家喜使浓墨,但也有些人好用焦墨或淡墨。如清代著名书家王文治,史传其就好以淡墨作书,在书史上有“淡墨探花”之称;而清代另一位大书家刘墉好用浓墨,则被称为“浓墨宰相”。浓墨作书,笔画饱满酣畅,整体书法形象神完气足;淡墨书法,笔画清雅灵秀,宛如蝉翼,墨的洇渍重叠纹理判然,也别有情趣。一般地说,视知觉对色彩的感受,生理与心理的反应都是颜色从重到轻,这是人类视知觉对色彩产生反应的普遍规律。所以书法中,墨色的选择主要在浓墨;间以渴墨、焦墨甚至灰墨,这样的作品也常见。由墨色焦、渴、浓、灰的变化,自然构成一个墨泽色彩变化的回旋之流,从而丰富书法形象对力、节奏的表现与传达。我们通常欣赏书法,看的是字帖,由于印刷制版过程中,胶版对书法作品的细腻墨韵变化层次未能如实反映,所以我们所见书法,字字浓墨如漆。实际上我们到博物馆看原作,效果远非如此(现代印刷技术已经能解决这个问题,但这种高保真、高清晰度的印刷品价格尚昂贵,普通读者难以承受)。笔者过去看王铎的书法,从书帖看都是一味的乌黑发亮,但后来到博物馆看了原作,方知王铎的运笔起伏,远比印刷品给人的印象要丰富。实际上,行草书在运笔过程中,实笔与虚笔(实笔与虚笔:“实笔”指由实际存在笔画构成的点线;“虚笔”指由笔画和笔画间连带而产生的线条)因为运笔时所受之力的不同,其墨彩变化也很不一样。相邻一笔可能是浓浓的实笔,而轻轻一带而过,无意中“拖”出的笔道,很可能墨色会呈现出一种很自然、优美的灰色。这种效果只能在运笔精熟、创作心态十分放达、完全漫不经意的情况下才能出现;一旦有意求之,可能反而不可得。而这种在原作中清晰可见的灰色笔调,在普通印刷品中经机器油墨涨压,几成黑色,肉眼很难看出来。所以历来书家都提倡学书法要观摹原作,这是很有道理的。  墨韵变化的一条主线是浓淡,另一条主线是“燥、润”。唐代书法家孙过庭在其所著书学名著《书谱》中指出:至若数画并施,其形各异;众点齐列,为体互乖。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违而不犯,和而不同;留不常迟,遣不恒疾;带燥方润,将浓遂枯。泯规矩于方圆,遁钩绳之曲直;乍显乍晦,若行若藏,穷变态于豪端,合情调于纸上,无间心手,忘怀楷则;自可背羲、献而无失,违钟、张而尚工。  孙过庭这段文字非常著名。前面讲的是笔画造型的多样化统一及一个作品的整体和谐问题。后来接着讲书法运笔的速度与墨色变化技巧——运笔的速度不能太单一,快与慢要交叉使用,这样做的结果,是笔墨效果的层次化、多样化。众所周知,快运笔,单位时间内墨的下注必然少;慢运笔,单位时间内墨的下注必然多。少则躁,多则润,躁、润、枯、浓相间,书法的线条之流在点画大小、长短,空间摆拉、平衡及墨色焦黑、浓灰之外,又多了一重“运动节奏”的变化;书法的线条,由此有了类似于音乐乐音“音色”清浊的视觉变化。这就使书法对人类情感的传达趋于更细腻、微妙、丰富。所以孙过庭说“穷变态于豪端,合情调于纸上”,如果能极尽用笔快慢、枯浓、燥润的变化,书法的表现力则大大加强;人类情感千重万叠,通过变化细腻的视觉“音符”都能丝丝入扣地表现出来。(“带燥方润,将浓遂枯”,笔者以为是一种书法运笔的时序描述。正当“润”时加快速度让它产生一些“燥”笔;正要“浓重”时马上又加快运笔使它变化出“枯”的效果。这是骈文的偶句,采用了“反”对语式,但意思大体相同,说的都是运笔的速度问题,要“留不常迟,遣不恒疾”。)  运笔速度与墨韵的关系极为密切,对此孙过庭在《书谱》中还有一段阐述也非常有价值:  至若未悟淹留,偏追劲疾;不能迅速,翻效迟重。夫劲速者,超逸之机,迟留者,赏会之致。将反其速,行臻会美之方;专溺于迟,终爽绝伦之妙;能速不速,所谓淹留;因迟就迟,讵名赏会!非夫心闲手敏,难以兼通者焉。这段话多藏玄机,如能深刻领会其奥义,对我们开拓笔墨境界、丰富“墨色”语言一定大有裨益。“淹留”、“迟重”指慢运笔,“劲速”、“迅速”指快运笔。“劲速者,超逸之机”说的是运笔之中的快速行进,容易获得不同凡响的笔墨效果;这里一个“超逸”,其所涵盖的笔墨境界五色烂然之状,非笔者语言所能传达,只能靠读者自己去想像、体会。“迟留者,赏会之致”也一样——缓慢用笔,能创造非常丰富的、使你反复品味咀嚼仍觉意味无穷的笔墨意象。这里的“赏会”,也隐藏了无限玄机,它是一个包含万千意象的“面积”,蕴涵无限多的笔墨境象品类。总的来说,“迅疾”运笔之“超逸”与“迟重”运笔所获之“赏会”,它们在笔情墨韵境界的构成上是不同的,前者是速度、力量的结果,后者是则如一碧清潭,表面澄静如鉴,水底波澜暗涌。总之它们都含有无穷意蕴——峥嵘烂漫,一切均付指腕推格挥运中。

用墨是书法技法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历来为书家所重视,清包世臣在《艺舟双辑·述书下》中云:“画法、字法,本于笔,成于墨,则墨法尤为书艺一大关键已。”董其昌则说:“字之巧处在用笔,尤在用墨。”故历代书家都非常注重用墨这一书法技法的运用与研究。

如果说笔法是书法艺术创作中的筋骨,那么墨法则应该是书法血肉灵魂的体现。华夏大国自古就是墨的故乡,制墨、使墨的规则——从墨丸到墨锭再到墨汁,从松烟到油烟墨,无不体现着墨法的精奥。 通过对古代书法理论中关于用墨内容的考察与欣赏、实践,以及对墨法的关注,我了解的用墨之法大概有如下九种——

图片 1

1、浓 墨

书法创作,一般以浓墨为主,因为浓墨与纸的对比度大,且在书法家眼里,浓墨最见精神,特别是正体书的创作。如篆书、隶书、楷书、似乎只有用浓墨才能表现出其力度和精神,从书法作品来看,的确有绝大多数的作品是用浓墨书写的,如苏东坡先生,就是用浓墨的高手。简单来说,浓墨不仅在审美效果富神采精神,而且在实际的操作中,也是最好把握的。

2、淡 墨

淡墨的概念与浓墨相对,并非是中国画创作中普遍使的淡墨的概念。从审美趣尚上来讲,对浓墨与淡墨选择完全取决于书法家的个人追求,从审美效果上讲,浓墨显得沉着庄重,而淡墨则更适合表现清淡幽远的意境,明代董其昌喜用淡墨,他以淡墨追求清雅娴静的艺术风格。淡墨不仅不缺乏神采,反而增加了一种深远朦胧的境界。

3、焦 墨

焦墨是指点画中的墨不仅浓重,而且极少水分,像干皴之笔,一般在书法作品中不大量使用,这是一种特殊的方法,用得好,有时有画龙点睛之妙,如有浓淡变化,则效果更好!明代徐谓、清人虚谷擅用此法。建议不宜使用(纯属个人一点建议,你可根据自己的需要练习)

4、干 墨

干墨是指点画中含水较少,但比焦黑要湿,尤其在行草书中,能时时出现飞白,增强书法墨色层次,富有表现力,如宋人米芾《虹县诗》、《蜀素帖》,黄庭坚草书,均有十分到位的干墨之法,相传东汉蔡邕擅长飞白书,果真如此,似亦以干墨之法为之也。在实际的运用中,如有做到干而不燥,笔势通畅最好,唐代孙过庭《书谱》中有“带燥方润,将浓遂枯”的论句,我以为就是对书法最好的表达。

5、湿 墨

湿墨与干墨相对,一般指点画中水分较多,用湿墨书法,点画可以有浑厚滋润而丰腴的“筋书”效果,但此法难于把握,尤其在生宣纸上,用不好就会见墨不见笔,肥厚臃肿成墨猪之病(故要慎用)

6、渴 墨

渴墨与干墨、焦墨属于同一墨法序列,但在表现程度和审美效果上,渴墨介乎干墨与焦墨之间,时见飞白之线条,用得好,亦有点睛之效果,常常用于行草书,篆书和魏楷也时用此法,用得好,有苍茫,老辣的艺术风貌,清人吴昌硕可谓这方面的高手。

7、涨 墨

涨墨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与湿墨属于同一墨法序列,只不过其主要的效果表现在笔之外,用涨墨书写笔画,其点画中的水份多渗出点画之边缘,但点画之用笔十分明显,清人王铎最擅此法。用涨墨,点画中之浓墨雨点画外之淡墨同构于一字或数字之中,有非常丰富的墨色变化。用此法,可以宿墨法相结合,往往在蘸浓墨后,笔尖蘸以清水,以渗化能力强的宣纸为之,颇有味道。

8、宿 墨

此法本为中国画中常有,近人黄宾虹对此法极为推崇,谓:“近时学画之士务先洗涤笔砚,砚取新墨,方得鲜明,古人作画,往往于文词书法之余,漫兴挥洒,殊非率尔,所谓惜墨如金,既不欲浪费笔墨也。画用宿墨,其胸次必先有寂静高洁之观,而后以幽淡天真出之。睹其画者,自觉燥释矜平。”在古代书法作品中,此法虽不多见,但用得好,却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宿墨法多与涨墨之法相结合,能增加墨色的变化与层次。现代书法中,有许多人尝试着使用,亦有好的作品出现,真正用得好的,当是日本现代派和中国现代实验性的书法。

9、冲 墨

冲墨之法,其实并非书写时使用的方法,它并不是与笔画的完成同时的。而是在点画写完之后,乘笔画尚湿以水点于笔画之上、让墨冲出画外的用墨方法。现代派书法作品中多用之,如日本的少字数书法,不过与上述的八种用墨方法相比,此法不必多用,只需要时为之就可以了,因为它的使用并不具有与书写同步的不可逆性。

当然,在书法创作的过程中,我们不可孤立的看待每种用墨方法,相反,一件优秀的书法艺术作品应该同时运用几种不同的用墨方法。另外,实践告诉我们,在书法临摹与创作中,我们只有多练、多观、多思、多悟才能熟练的掌握好用墨的规律。希望喜欢书法的练出一手好字。谢谢阅读。

图片 2

书法用墨主要有浓墨、淡墨、枯墨、润墨之法等。

浓墨
古人有“用墨皆取黑,尤浓黑似漆”之说,这即是不但要黑而且要黑中透亮。用浓墨创作给人以笔沉墨酣富于力度之感,篆、隶、正、行书之创作皆宜使用。宋代苏轼作书善用浓墨,东坡居士谓用墨“须湛湛如小儿目睛乃佳”,观其书迹笔墨沉酣丰腴、神凝韵厚、力透纸背。使用浓墨时,注意应以墨不凝滞笔毫为度,用笔必须沉劲于纸内而不能浮于纸面。

浓墨色彩深沉缥缈,光彩黝然。加之墨色发亮,更使书作神采外耀,故以浓墨作书较能表现出雄健刚正的内蕴气度,当需要表达一种端严、激昂、高亢的情绪时,选用浓墨彩作书,可以促成这种意境的表现。观苏东坡、颜真卿、康有为等大家的书作墨迹,多以浓墨书写,沉厚朴茂之中更显空灵。

淡墨 淡墨作书给人淡雅古逸之韵,空灵清远之感,但淡墨不宜太淡,不然掌握不好易伤神采,一般宜用于草、行书创作,不宜作篆、隶、正书。明代董其昌最擅长用淡墨,可谓“淡墨高手”。其自言:“用墨须使有润,不可使其枯燥,尤忌浓肥,肥则大恶道矣。”董其昌书法用笔虚、章法疏、用墨淡、造成了一种淡雅虚静的高远意境,给人飘然欲仙不染凡尘烟火的气息;使用淡墨有三种方法:一是用清水将浓墨稀释冲淡后使用;二是笔毫先蘸少许浓墨,再多蘸清水后运笔,三是笔肚饱蘸清水后,笔锋蘸少许浓墨使用。当想要表现清和静雅的意境时,不妨以淡墨法一试,或许别有一番情趣。

枯墨 飞白、枯笔、渴笔是书者运用枯墨进行创作时较常出现的三种笔法(形态),能较好地体现沉着痛快的气势和古拙老辣的笔意。飞白,笔迹中丝丝露白。相传是汉代书家蔡邕见役人以垩帚刷墙成字得到启发,便心领神会用于书法创作中,之为“飞白书”,唐代武则天女皇喜作飞白书,其亲书《升仙太子碑》的碑额,现收藏于浙江海盐县博物馆中。枯笔,指挥运中笔毫墨干用笔迅猛磨擦纸面,笔画所呈现出的毛而不光的笔触线状,宋代书家米芾善用此法。渴笔,是指笔毫以迅疾遒劲的笔势笔力磨擦纸面而形成的枯涩苍劲的墨痕,唐代孙过庭《书谱》中“带燥方润,将浓遂枯”所指即为枯墨用法,其笔触疾中带湿,枯中见润,干而实腴,所谓“干裂秋风”。

标签:, ,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